随即邀你方便的时候聚聚

人年青时都会经历有意无意

你的文字尽显风轻云淡

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未来

字里行间隐隐暗示距离

你说味道和颜色都会随时间退化

但你的语言依然清雅细腻

尴尬的过往何不让它随风飘去

之前我曾写过五十一封挂号信

在我们分开近二十年的初冬时期

也向几个同学打听过你在哪里

不得不承认我们已不再熟悉

你才发来更短更简洁的几句

你的文字简洁不失客气

如今我已然有了家,有了她,

不过是懵懂年代无聊把戏

对词汇和语气的拿捏很有条理

恰似当年你眼中无尽的美丽

对于这个消息也是满怀欣喜

联系着许多快乐的难忘的记忆

看不出你的近况,幸福与否

终于等到你来的短消息

将我的惦念化解的不着痕迹

我终于明白不打扰就是最好的消息

然而天亮了又黑,又亮,

所谓的感觉,谁喜欢谁,

我不免想象你的工作顺心生活美满